温馨提示: 还在用浏览器看《穿越之教主难为》吗?你out了,书友都在用"梦想中文APP"看《穿越之教主难为》,百万小说免费看,无广告、更新快、云书架永不丢失、语音听书更方便,点击立即下载 >>梦想中文APP   王后看向上首的王太后,她们这一位王太后倒是个特别的人,君上自小体弱多病,是由黎太医,也就是黎晨曦的祖父专责照顾,王太后生了长福长公主后,也不给女儿喂奶,而是每天把奶挤出来,让人给君上送过去。

  君上那时已开蒙,不太愿意喝母后的奶,但黎太医说人乳很营养,他的底子太差,正需要这样补充养分。

  因为如此,君上幼时常被兄弟们嗤笑,宫中嫔妃更是暗地里嘲讽太后,要给孩子喝人乳,大可找乳母来效劳,何必亲力亲为。

  不过太后知道后,不以为然的说,“智儿是我的儿子,喝我的奶怎么了?他需要,而我有,为何不能喝?他是我亲儿子,我平常难见他一面,能为儿子的健康出点力,是我这个做亲娘的,唯一能为他做的,如何能不亲力亲为?”

  就因为这段话,先王在元后过世十年之后,将王太后由德妃提为惠贵妃,然后晋封为王后,最后立她的儿子为太子,先王过世就由君上继任为王。

  而当初嘲笑她的嫔妃,早就后悔了。

  宇国没有封王一说,君王的儿子们最高的爵位就是国公,因为宇国地小人稠,也没有给国公们封地,王子长大出宫开府时,内府会给产业,没有俸禄,若他们接母妃同住,太妃们倒是有月俸。

  懂庶务会经商的,日子就好过,但通常王子们读书时,谁会去学这些?出宫开府后,不免手头就开始拮据起来,亲娘还在的,不免就为儿子们规划起来,选择的王妃、侧妃人选,不是富户,就是懂这些事务的官家千金。

  被儿子们接出去住的太妃们,不是帮着媳妇操持家务,就是忙着帮儿子赚钱营生,压根就没那闲功夫进宫了,当然,就算她们想,太后也不乐意见她们。

  太后很看得开,她喜欢和外命妇们闲聊,却不太乐意和昔日情敌们见面,外命妇对太后就算有所求,也是恭敬不敢有二话,太妃们则不然,有些刺头惯爱说些酸言酸语刺她,让太后颇为不悦。

  君王就说了,既然她们让您不高兴,日后就别见她们了,不必担心她们因此说您坏话,您已是太后,难道还怕她们说您什么?

  自那之后,太后便由着性子来了。

  让王后好生羡慕。

  她的儿子就没一个像君王这般硬气的,这让王后不禁为将来忧心。

  那厢湘妃见君王对妹妹果儿十分上心,心里是既高兴又恼怒,喜的自是妹妹勾住了君王的目光和心,恼的自然是,君王对妹妹上心,当然就对自己没那么关注了。

  自进宫来就一直顺风顺水的湘妃,见事情顺利,心情却是颇为矛盾。

  简家如黎、君、褚、南宫、楚几家一样,也是开国元勋之一,简家在天盛朝时,虽不似黎氏是宗室,但和君、褚两家一样是权贵。

  只是他们祖上时运不济,来到宇国时,只剩一个年仅七岁的男丁简成章,以及十几位婆、婶、姑辈份的女性长辈。

  宇国建朝后,论功行赏时,简成章被封了兴安伯,宇国开国黎氏王朝并不平静,直到君氏王朝才渐渐平定下来。

  但彼时兴安伯已被家中长辈养歪了,宇国当时百废待兴,国事家事尚且忙不过来,谁也没心思去管简家唯一的继承人是否被养废了。

  兴安伯长到十六,娶妻生子,大家也没多想,然后兴安伯就死于非命,没有嫡子,却有数个庶子。

  简苹儿姐妹就是兴安伯庶长子一脉,她们姐妹是庶出,因为君王对黎晨曦的倾心举国皆知,所以简家特意栽培她们姐妹几个,想要借此能得君王宠爱,简家因而能受益。

  简苹儿年纪较长,所以她先进宫,然后由她将简果儿引到君王面前,简果儿与黎晨曦比简苹儿更加相似,简家家主相信简果儿必能得君王长久宠爱,也能帮扶简苹儿,只要姐妹两生下王子,将来前程还未可知呢!

  没看先王元后不也是有儿子的吗?可是先太子夭折,元后伤心过度而亡,最后先王封王太后为后,君上被立为太子,最后登基为王。

  可见只要有儿子,难说最后的胜利者会是谁!

  简家从初封伯府时的家财万贯,到现在只剩伯府名头的一个空壳子,莫怪简家人想要振兴家业,只是他们学文不成,学武也不成,最后只能靠裙带关系帮衬着。

  幸而当年与几大家族都曾联姻过,因此简苹儿姐妹,会和黎晨曦长得像也不奇怪,毕竟她们过世的曾祖母,是黎晨曦姑母辈的,虽与黎晨曦非同支,但这位姑母的母亲,与黎晨曦外祖母是表姐妹。

  太监总管在君王身边侍候着,看君王一脸痴迷的看着简果儿,心里不禁有些五味杂陈,就在这时,他忽然看到那个给他递消息的小宫女,正端着银托盘走过来,只见她目不斜视,来到君王面前,轻轻的放下银托盘上的水果盘。

  然后就在太监总管微微讶异的目光中走远,他没有想到那个小宫女竟然能混进太后宫里来,还是说,小宫女是太后的人?

  一时之间,太监总管有些拿不准了。

  当晚,简果儿被留下侍寝,隔天一早,她就被封为美人,与她姐姐湘妃同住,接下来三天,都是由简果儿侍寝,太后与王后顿觉不安,君王这是迷上了?

  这可不好啊!

  太后召王后商议此事,不久,就由太后下旨召黎晨曦进宫为妃。

  长福长公主闻讯而来,她没有去见太后,而是去见王后。

  “皇嫂?咱们不是说好了……”

  “这是太后的意思。”王后也觉无奈,“太后说,君上这样实在太可怜了!收了一堆形似神不似的,也就算了,还不如强硬一些,命那个本尊进宫伴驾,省得养一堆假货来得强。”

  长福长公主想想也是,偏着头,道,“太后所言甚是,只是,对晨曦感到抱歉。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啊!能伴君王侧可是她的福份,而且早在她及笄那时,几家长辈就讲好,让她进宫为妃的,是君王心疼她,纵着她在外自在了这么些年。”

  王后其实也不太想黎晨曦进宫的,可太后发话了,她能说什么?只能把一切安排好,等着她进宫来了。

  见长福长公主还想说什么,王后抬手制止了她,“你也别说她心里装着人,咱们待字闺中时,谁心里没装着人啊?”

  可那不一样啊!倾慕某个才子、将军、侯爷,跟黎晨曦心里装着那个江湖人不同,她们倾慕对方,是远远的看着对方,暗暗的收集对方的一切消息,并不会想真的嫁给对方,毕竟离得远。

  也或许倾慕的是某个兄长的好友,距离近些,但一样,不会真把对方当成未来夫婿看。长福长公主心说,可到底没说出来。

  她身边就有有人梦想成真,真与倾慕的兄长好友成亲了,可婚后的日子未必就是一帆风顺。

  王后喝着茶,就拿她自己来说,少女时不是没有暗慕过兄长的好友,可是后来呢?她嫁给了表哥君智,成了王后,那个他早非昔日翩翩少年郎,怀才不遇的他,沉迷于酒色之中,娘家嫂子进宫时,说起他时,总带了几许厌恶和忧心。

  厌恶他萎靡不振不思进取,忧心丈夫会被他拖累,成为和他一样的人。

  “你帮过她,她也曾努力去争取了,可感情的事,不是你努力,对方就一定有回报的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,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对方的想法。”王后顿了下,提醒长福长公主。

  “你可别忘了,当初她奋力一搏,结果死了多少人,你哥心里都难过死了。”

  长福长公主闻言长叹一声,当初派去保护长福长公主的人,就有她奶娘的侄儿。

  那是她求长福长公主把他安排进去的,得知侄儿能跟着出去长见识,奶娘多开心啊!还跟她说,家里准备着,等他一回来就要给他娶媳妇。

  谁知话才说完,没几天就接到噩耗,奶娘当场晕死过去,醒来后就直说是她害死了侄儿,不管长福长公主怎么劝她都没用。

  最后奶娘的嫂子来找她,姑嫂两不知说了什么,她嫂子一走,奶娘就吞金而亡。

  “如果那个叫黎漱的江湖人,真对她有情,早就来把她娶回去了,你看看,她回来之后,来找她的人不少,可就是没有这个人不是?”

  长福长公主知道的更多一点,君王为保护黎晨曦,对外的说法是,途遇劫匪,他们是为保护黎晨曦等人,才会壮烈牺牲的。

  因此王后并不晓得,那些人是死在黎漱手里。

  长福长公主再叹了口气,不知要说什么,王后提醒她,“你啊!赶紧的,派人通知她一声,这次是太后下的旨意,君上最是孝顺,他是不会驳了太后的意思,她,这回只有乖乖进宫的份了。”

  长福长公主闻言只觉头疼,“可是我怕,通知她之后,要是她逃了呢?”

  “啧,也是。”王后嗤笑一声,“她在外头行医,人脉怕是比咱们想的要多得多,她真要避着不回来,咱们的人也不好强押她回来。”

  “而且这几年,她跟家里的关系日渐紧张,用他们来要挟她,恐怕也没什么用处。”

  王后愣了下,不由轻笑出声,“看来就算是太后下旨,她也未必会老实从命。”

  “是啊!所以我真不敢去信通知她。”要是黎晨曦接了消息就逃了,回头她哥知道是她走漏消息,不宰了她才怪呢!

  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好半晌才道,“可你不通知她一声,日后她进了宫,难保不会找你的麻烦。”

  长福长公主摇头,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自小的交情,她无法坐视不管,可她又怕黎晨曦会不管不顾的逃了,回头兄长追究起来,只怕连跟她说这事的王后都逃不脱责任。

  头疼啊!

  “其实我有个法子,既让你能通知她,还能让她逃不掉。”王后笑着示意她上前,长福长公主讶异的靠上去,听王后低语几句后,忍不住问,“这行吗?”

  “怎么不行?”王后反问,“你手里有人手,可以给她送信?”

  见长福长公主摇头,王后轻笑,“既然如此,你势必要借信息部的人手才能传消息给她,他们本就要传消息给跟在她身边的同僚,你就托他们帮忙,我相信跟在她身边的那几人不是傻子,肯定知道轻重的。”

  长福长公主想了想道,“也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
  刚刚慌了手脚,倒是没想到这一层,她手里养着的人是能在信息部人之前,把消息传到黎晨曦手里,但这事自然是瞒着宫里的,可她方才太过慌张,差点就露了馅。

  待送走长福长公主,王后才对窗边招手,只见那个给太监总管送消息的小宫女蹦蹦跳跳的跑过来。

  “见过王后。”

  “行了,刚刚你也听见了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王后满眼希冀的看着小宫女,小宫女笑弯了眼,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给她,道,“这信里写的就是那件事的真相。”

  王后接过那封信,只觉那封信竟是如此沉重,那是她等待多年想要知道的真相。

  就如她对长福长公主所言,待字闺中时,谁心里没个倾慕的人呢?

  没有人知道,她那时其实与她那在宫中担任侍卫教头的表哥相恋,她嫂子以为她倾慕的人是兄长的好友,其实倾慕他的,是她嫁入褚家,如今是卫国公夫人的妹妹。

  嫂子之所以会误会,是因她怕被人发现她和表哥的事,所以故意误导她嫂子的。

  而她表哥就是那次保护黎晨曦出行的侍卫头领之一,她表哥虽人在外头,却时常写信回国,并由她表妹转送到她手里。

  因此她知道,黎晨曦倾慕着黎漱,却因黎漱与她同姓,碍于祖上遗训,所以黎晨曦不敢明着表白云云。

  黎漱突然要离开,结果被黎晨曦药倒,表哥信中也写了,还曾批评黎晨曦如此作为既不光明正天,也许还害人害己,因为黎漱要走,肯定事出有因,她将人药倒不放人走,却又不对黎漱坦言自己的情感。

  这一切作为只会本就对她无意的黎漱,因此对她产生厌恶之意,她想要和黎漱成双成对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!

  王后永远记得,表哥最后一封信说,黎漱醒来之后,得知是黎晨曦药倒自己,且时间已过去半个月,第一句话就是,叫她少来烦我。

  之后再接到消息,就是表哥他们那些侍卫惨死的消息。

  王后轻轻抚摸着信封,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,她小舅就只这么一个儿子,他死后,小舅母受不住打击疯了,小舅强忍伤心照顾妻子,只是,去年冬日第一场雪降临时,小舅母赤脚跑到雪地里寻找儿子,找回来的时候,她已经浑身冰冷。

  小舅当晚也去了,她娘说她小舅是心碎而死。

  问她,恨不恨黎晨曦?自然是恨,若不是因为保护她出行,她表哥也不会死,虽然那是他的职责所在,但是黎晨曦如果早早老实进宫为妃,不会使得那么多家庭因此破碎。

  她要追求她的爱情,追求她想要的自由,有没有错,王后不知道,但她知道的是,不该由这些人为她的所为付出代价。 下载最新破解vipbet36体育滚球投注_bet36体育在线_bet36体育线上投注的梦想中文APP,全站免费看,这种宝藏APP手慢就找不到下载地址啦!>>戳这里下载安装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21572/1236/